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元都一卒的博客

文章本天成 妙手偶得之

 
 
 

日志

 
 

上都二月遐思  

2012-02-24 12:10:41|  分类: 自作上都诗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这是个晴朗的天气,中午,看着外面阳光普照,我忍不住出门向后面的正在建设的水上公园走去,过了临近后河的小树林,能够深切感受到阳光的温暖,大地的复苏,空气的流动。对,空气是在流动,我不是用身体感受到,而是用眼睛看到了它的影踪,无一丝的风,我的身体暖暖的。后河面上,冬季过后,一片片残雪还不忍离去,使得河面显得亮白参差,不远处,几个孩子在冰场上往来穿梭,想挽留住冬季带给他们的快乐。听着空气的声音,伴着冰河苏醒的脚步,我的思绪不由得回到了我儿时的记忆  ···

       我在学龄前的一段时光里是生活在元上都遗址正北堪称上都后花园的上都音高勒嘎查的北营子浩特,那里背靠大山,前面地势平坦,每逢春季来临,大地苏醒的季节,远望,即能看到空气的流动,隐约之间,远处山影荡漾,树影婆娑,时不时就看到黄羊成群结队欢快奔跑的轻盈的身影,那幅飘忽流动柔软的景致,似乎就是海市蜃楼,现在想起来,其实就是海市蜃楼。童年的记忆,从对事物有了感知感觉,懵懵懂懂,再到逐渐步步清晰起来,就如出土的小草,放叶的嫩芽,置身空袤深邃的世界,感知阳光的体贴,空气的抚慰;新奇伴随着成长一步步走向辽远。再如调试中的望远镜焦距,一点点,一丝丝,从朦胧走向清晰。儿时初记忆,对泥土的香味都是那么敏感,细腻,不断耸动鼻子,贪婪地嗅著大地母亲的体香,那感觉犹如昨日。对花草的爱恋,对蜂虫的好奇耗去了我童年大半的时光。一次,看到马路上一只煽动翅膀的五颜六色的叫不出名字的小虫,我就想亲近它,而它,似乎故意在挑逗你,当你去用手即将触摸到它的时候,没了,往前看,它却落在了不远处依然鼓动着花枝招展的翅膀招摇你,一起一落,一跑一追间,游戏开始了,经过无数次的嬉戏争斗,我在无奈中败下阵来,我恨我为什么没长翅膀,就这样,我始终没能触碰到它的半点皮毛,时间不知过了多久,猛然间一抬头看不见家了,心里陡然生出无名恐惧感,撒丫子沿路往回跑,跑过一个小山岗,看到家的影子时,心里一下舒服极了,但是,在嗓子眼跳动的心还一时落不下去,那是我从有了记忆以来,第一次单独走向最远方的行踪。现在想起来很奇怪,这种小虫不落花草间,在阳光晴暖的天气里,只在路面鼓动着翅膀,似乎故意在诱惑人们对它的注意,不知什么时候,这种一只叫不上名字的小虫没有了踪迹。已经很久了,但我内心深处,每逢春季晴好的天气,就会想起她五颜六色挑逗我的美丽翅膀。

      小虫没了,飞上天矣,蛰龙没了,飞上天矣;

     龙岗还在,依托龙岗的元上都让我们的思绪奔向辽远。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2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