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元都一卒的博客

文章本天成 妙手偶得之

 
 
 

日志

 
 

伟人诗经一得阁 轮滑少年残疾女  

2010-05-05 13:05:41|  分类: 想起来就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伟人伟岸的高大身躯站在我的前面,向过往的行人挥着手。我手里的塑料袋子里装着一本诗经和一瓶一得阁,诗经是一个朋友捎的,我记得诗经好像分为“风”、“雅”、“颂”,还是念高中时“被知道”的,其他的知之甚少,现在就更不愿动脑子看这些东西,看这么难懂的东西那如看东北本山大叔一帮人等演的乐翻天一类节目上瘾啊。一得阁是我写字用的,自己明知道自己的臭字不值几个钱,还非得买上好的墨汁瞎胡绕、乱划拉;就因为带了个二饼子,人们就把咱当文人看了,你说损不损啊。

        广场上的过往行人对伟人的招手致意并不理会,熟视无睹,真是人在人情在,人走茶凉啊。伟人都不理,更不会看我这个躲在伟人后面的假文人了,一个个,一帮帮匆匆的过客不知在忙碌什么,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时天空不紧不慢地往大地、往人们的身上扔着一个个如米粒大小的雨点,就连伟人的身上也不放过。人们并没有因为天公的变脸而着急,看他们的情绪好像更惬意,似乎认为这是天公向他们表达爱意。我坐在伟人后面的台阶上,看着我面前几个十几岁的男童女童脚踏带轮子的踏板在广场上如鱼得水似的来往穿梭,不时传来一声声兴奋的叫声,他们的情绪有一阵感染了我,让我费了好一阵想:我这么大的时候,在五月的季节,五月的傍晚时分在干什么。忽然,沿着广场北侧呼噜噜传来一阵车轮拖地的声响,只见一个二十岁大点的女子,手里各拿一块半拉砖头,两手撑地,一撑一划,吃力地拖动小车前行,哦,是个残疾女子,我一下想起了我的女儿,又看了看面前自如穿梭在行人间的轮滑少年们,此景此景让我感到心里一股涩涩的感觉,伟人也看到了她,但还是目无表情地向她挥手致意。我一直默默地看着残疾女子,无人施舍,我挥手叫过一个轮滑少年,将自己手里的三块一元钢蹦放到他手里:小伙子,去把这个给那个划小车的,“小伙子”如一阵风滑到残疾女子身边,我分明感觉到残疾女子的不断点头示意,这时候,过往行人看到了男童的义举之后,纷纷移步到女子身边伸出一只只可爱的手。我敢肯定他们这时候都在想,一个孩子都这么充满爱心,我们岂能不如一个孩子;我心安然,虽然天空落雨,我却看到了一丝光明。我不是个富有的人、我不是个好施舍的人,我是个需要别人施舍但又不接受别人施舍的人,我还是个十分小气的人,今天之所以忍痛从自己肋巴条上撸下来几块钢镚去施舍别人,是想让伟人看看我确实是一个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人,另外我还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就当这几块钢镚丢了了事。

     伟人早已故去,我面前是他跨世纪的雕像,在这个不大的广场上见证着不知是姓资还是姓社的人们从此流过、滑过、飘过。老人家对他们的穷与富已经无动于衷了,虽然挥着有力的大手。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1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